推薦訪問:www.eoktef.live 站內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在線留言
 
網站首頁 制報道 法律篇 財經法規篇 地方法規篇 國際條約篇 案例匯編 法律英文版 法制課堂 會員注冊 聯系我們 福建法學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案例匯編>>刑事法案例 >> 文章內容
褚時健等貪污、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
雙擊自動滾屏 文章來源:網上轉載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01-7-28   閱讀:21153

 

公訴機關:云南省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褚時健,男,1928年2月1日生,漢族,高中文化,云南省華寧縣人,原系云南玉溪紅塔煙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裁,住玉溪卷煙廠職工宿舍。1997年2月8日因本案被監視居住,同年7月10日被逮捕。現國押于云南省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馬軍、羅濤,云南震序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羅以軍,男,1953年6月13日生,漢族,大專文化,云南省通海縣人,原系云南玉溪紅塔煙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會計師,住玉溪卷煙廠職工宿舍。1997年8月8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2日被逮捕。現因押于云南省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王北川、何京,云南北川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喬發科,男,1938年9月5日生,漢族,碩士研究生文化,云南省晉寧縣人,原系云南玉溪紅塔煙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副總裁,住玉溪卷煙廠職工宿舍。1997年8月8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2日被逮捕。現押于云南省公安廳看守所。
    辯護人宦銳,云南東陸律師事務所律師。
    云南省人民檢察院于1998年8月6日以被告人鍺時健犯貪污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告人羅以軍、喬發科犯貪污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云南省人民檢察院檢察員朱建偉、毛健誼、鄭波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褚時健及其辯護人馬軍、羅濤,被告人羅以軍及其辯護人王北川、何京,被告人喬發科及其辯護人宦銳,證人劉瑞麟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經合議庭評議并報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現已審理終結。
    起訴書對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分別提出三項指控,法庭審理中,控、辯雙方針對指控的事實、罪名及相關情節,當庭舉證、質證和辯論,三被告人作了最后陳述。綜合雙方爭議及各自理由,本院評判如下:
    一、起訴書指控:1993年至1994年,玉溪卷煙廠在下屬的香港華玉貿易發展有限公司(簡稱華玉公司)存放銷售卷煙收入款(也稱浮價款)和新加坡卷煙加工利潤留成收入款共計28570748.5美元。褚時健指使羅以軍將該款截留到玉溪卷煙廠和華玉公司的賬外存放,并規定由其簽字授權后才能動用。1995年6月,褚時健與羅以軍、喬發科先后兩次策劃將這筆款先拿出300萬美元進行私分。褚決定自己要100多萬美元,給羅以軍、喬發科每人60至70萬美元,華玉公司總經理盛大勇(在逃)、華玉公司副總經理劉瑞麟(另案處理)也分一點,并把錢存放在新加坡商人鐘照欣的賬戶上。1995年7月15日,羅以軍身帶褚時健簽字的四份授權委托書到達深圳,向盛大勇、劉瑞麟轉達了褚的旨意,盛、劉亦同意。羅以軍在授權委托書上填上轉款數額,褚時健為174萬美元,羅以軍681061美元,喬發科68萬美元,盛大勇和劉瑞麟45萬美元。羅將填好轉款數額的授權委托書和向鐘照欣要的收款銀行賬號交給盛大勇,叫盛立即辦理。7月19日,盛大勇將3551061美元轉到鐘照欣的賬號上。羅以軍返回玉溪卷煙廠后,將辦理情況報告了褚時健、喬發科。上述款項案發后已追回。
    對指控的這一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和出示了下列證據:
    1、華玉公司的賬頁,以證明玉溪卷煙廠在華玉公司存放銷售卷煙收入款(浮價款)和卷煙加工利潤留成款共計28570748.5美元。褚時健等人匯出的3551061美元屬上述款項中的一部分。
    2、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在偵查期間的陳述,以證明三被告人預謀私分美元的經過。
    3、華玉公司的調賬憑證,華玉公司副總經理劉端麟記錄的調賬備注和劉瑞麟的證言,以證明被告人羅以軍持被告人格時健簽字的授權委托書到華玉公司調賬的經過。
    4、銀行轉款憑證和銀行收款憑證,以證明從華玉公司匯出款項的時間、金額及收款銀行和賬號。
    5、新加坡商人鐘照欣證言,以證明被告人褚時健等人將款匯到他在香港匯豐銀行賬戶存放的經過。
    6、扣押款項憑證,以證明案發后款項已全部追回。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利用職務之便,共同私分公款,數額特別巨大,均已構成貪污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A人褚時健提出犯意,起指揮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羅以軍實施轉款行為,被告人喬發科參與私分,均系從犯。
    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當庭陳述的事實與指控事實基本一致。被告人褚時健提出,預謀私分美元的數額與指控貪污的數額有出入。
    被告人鍺時健的辯護人對指控提出三點異議:第一,各證據間反映出的數額與起訴書認定的數額存在矛盾;起訴書認定二被告人各自貪污的美元數額,只有羅以軍的供述,沒有其他證據證實。第二、三被告人私分的是銷售卷煙浮價款,屬賬外資金.私分的決定是集體作出的,故應定集體私分國有資產罪,指控貪污的罪名不能成立。第三,款項轉到新加坡商人鐘照欣賬戶,被告人并未實際占有,屬犯罪未遂。
    被告人羅以軍的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褚時健指使被告人羅以軍將3551061美元從華玉公司賬上轉到新加坡商人鐘照欣在香港的銀行賬戶存放,這一行為只是為三被告人私分創造了條件,款項并未按預謀的份額為各人控制,公款的性質沒有改變,事后也以玉溪卷煙廠的名義將款全部轉回,故三被告人的行為屬犯罪預備。
    被告人喬發科的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喬發科僅有犯意表示,沒有實施犯罪行為,也沒有實際占有私分的美元,指控其貪污不能成立。
    本院認為,指控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共同私分公款3551061美元的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充分,三被告人亦予供認。對爭議的數額,本院確認三被告人在預謀私分美元時,商定褚時健100多萬,羅以軍、喬發科各60萬到70萬,最后實際轉款3551061美元的事實。
關于被告人褚時健的辯護人提出應當定集體私分國有資產罪的觀點,本院認為,集體私分國有資產罪屬單位犯罪,犯罪的主體是單位,犯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單位決定,集體私分。被告人褚時健、羅以軍、喬發科以個人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采用秘密的方式私分公款,既不屬單位行為,也不是集體私分,不符合集體私分國有資產罪的基本特征。因此,辯護人的這—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褚時健的辯護人提出屬犯罪未遂的觀點,被告人羅以軍的辯護人提出屬犯罪預備的觀點,被告人喬發科的辯護人提出喬發科屬犯意表示的觀點,本院認為,三被告人主觀上有共同私分公款的故意,客觀上已將公款從華玉公司的銀行賬戶轉到鐘照欣的帳戶,這一過程完成后,玉溪卷煙廠和華玉公司都對該款失去了占有和控制,實際支配權在被

[1] [2] [3]  下一頁


【 字體: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本文的地址是: http://www.eoktef.live/onews.asp?id=22183  轉載請注明出處!
意見簿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標志說明 
合作聯系:0591-28858502 網站合作聯系 本站聯系方式不接受法律咨詢。
法律法規資訊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1010190號  制作:孤巖設計工作室

網絡支持:哈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email protected] www.eokte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oktef.live www.Law114.cn www.eoktef.live.cn www.86148.cn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