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訪問:www.eoktef.live 站內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在線留言
 
網站首頁 制報道 法律篇 財經法規篇 地方法規篇 國際條約篇 案例匯編 法律英文版 法制課堂 會員注冊 聯系我們 福建法學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案例匯編>>民事法案例 >> 文章內容
欠條被撕成四瓣 法院依法判決有效
雙擊自動滾屏 文章來源:網上轉載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01-7-28   閱讀:21894

 

這是一宗簡單而又復雜的買賣案。說其簡單,是因為該案就一份被撕成四瓣的8000元欠條作為定案的原始證據。說其復雜,是因為當事人雙方對該欠條形成四瓣的原因說法不一,原告說8000元未還,被告撕了欠條;被告說8000元已還才撕的欠條,但雙方均無其他原始證據予以佐證。那么撕成四瓣的原始欠條還有效嗎?

    2002年12月4日,浙江龍游飛雁化工有限公司業務員阿民拿著蓋有公司公章的狀子和一張被撕成四瓣后又粘貼在一起的8000元欠條,來到衢江區法院,要求責令被告小羊支付8000元貨款。問起欠條被撕成四瓣的原由,阿民回答說:小羊是衢江區杜澤鎮的個體戶,他們于2000年口頭約定,由原告供給被告過鈣化肥,當月結賬。原告按約供給化肥,被告支付部分貨款后,于2000年6月29日出具了一份欠貨款8000元的欠條一張,后經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均不予支付。2001年12月17日,原告再次上門催討欠款,但在出示欠條時,被告一把奪過欠條并將之撕成了四瓣……

    2002年12月23日,法院組成合議庭對該案進行公開審理。被告小羊到庭辯稱,出具給原告8000元的欠條一份屬實,但2001年12月17日,原告阿民等3人來我處催款,我將事先準備好的8000元現金付給阿民,阿民清點無誤后,將欠條交還給我,我將欠條撕碎后扔在辦公桌上,隨后去沖開水,誰知,阿民卻將撕碎的欠條又撿了回去,再向我要錢。被告認為與原告之間錢款兩清,不存在欠款,且我付款的當時有證人阿富在場可以作證。

    法庭傳證人阿富到庭作證。阿富說:2001年12月17日下午2時許,我從田間給稻谷治蟲回家后,到小羊店里,看見小羊從抽屜里拿出錢交給阿民,阿民數錢沒有說什么話,小羊把放在桌子上的條子(類似供銷社收據)撕碎,然后我就走了,走時,阿民還在數錢。

    作為原告委托代理人和催款直接參加者阿民,聽了被告及其證人的辯解陳述后,氣憤無比地說:被告及證人所說完全歪曲了事實,那天,我同公司的經理和駕駛員3人到被告處,要求付款,我在出示欠條時,被被告奪去并撕毀扔在地上,我即上前扭住被告欲打他,被公司經理勸阻,經理叫我把條子撿起來,向法院起訴。當時被告妻子、兒子及阿富均在現場,阿富是被告的幫工,與被告有利害關系,其所作的證言是偽證。

    針對雙方的陳述和辯解,承辦法官向被告小羊問了幾個問題。

    審:被告小羊,8000元現金你事先就準備好的,那么你是怎么準備的?

    小羊:8000元現金是我兩個多月來的營業款。

    審:你是否知道2001年12月17日這天,原告要來催款?

    小羊:這我不知道。

    審:那么,原告沒來之前,你把準備好的8000元現金放在哪里?

    小羊:一直放在自己的辦公桌抽屜里。

    審:這么說,放了兩個多月?

    小羊:是的。

    審:再問一個問題,當發現原告方將撕碎的條子拿走,你有無采取什么措施?如追回碎條子或向有關部門報案。

    小羊:沒有。

    審:為什么?

    小羊:我也說不出為什么。

    審:證人阿富,你是不是被告小羊的幫工?

    阿富:是的。

    審:12月份這個季節,你們農村還有稻谷要治蟲的嗎?

    阿富:這……(回答不上)。

    審:證人阿富,你說“你當時看見小羊把條子撕碎后才走的,走的時候,原告方的阿民還在數錢”,可小羊在答辯中則說,阿民先把錢清點無誤以后,才將條子交給他的,也就是說數錢是在撕條子之前,而你說條子撕了還在數錢。這怎么解釋?

    阿富:(沉默)。

    合議庭認為,對欠條本身的真實性,被告無異議,應予確認,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證人阿富雖是當庭作證,但其所作證詞違反常理(12月17日田里稻谷早已收割完畢,不可能給稻谷治蟲),與被告的陳述也不一致,且系被告的幫工,與被告有利害關系。原告也已提出異議,故阿富的證言缺乏真實性,為無效證據。

    衢江區法院審理認為,原、被告買賣關系成立,被告欠原告8000元貨款,有欠條為證,應當支付。其辯稱已于2001年12月17日付清后,將欠條收回撕碎,扔在辦公桌上,被原告撿回,不合常理。其一,被告如付清欠款,應把欠條撕成碎末扔掉,使其難以再粘貼重合,而不應兩對半撕破后放置辦公桌上。其二,被告不可能讓原告經辦人將撕碎的條子撿走,或發現撕碎的條子被原告拿走后不采取任何措施。其三,原告經辦人阿民作為業務員,沒有必要在其經理在場且已收回了欠款的情況下,又將對方撕碎的條子撿回,為公司重新詐取一筆同數額的款項。其四,被告將兩個多月的營業款不存入銀行,一直放在辦公室內,等待原告來收款,有違常理。其證人出庭作證時所作的證言與被告本人陳述不一致。故該院對被告的抗辯不予采納。判決如下:被告小羊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浙江龍游飛雁化工有限公司貨款8000元。案件受理費330元,其他訴訟費200元,合計530元,由被告小羊承擔。

    判決生效后,小羊自知理虧,自動付清了8000元貨款。 


【 字體: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本文的地址是: http://www.eoktef.live/onews.asp?id=22919  轉載請注明出處!
意見簿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標志說明 
合作聯系:0591-28858502 網站合作聯系 本站聯系方式不接受法律咨詢。
法律法規資訊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1010190號  制作:孤巖設計工作室

網絡支持:哈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email protected] www.eokte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oktef.live www.Law114.cn www.eoktef.live.cn www.86148.cn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