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訪問:www.eoktef.live 站內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在線留言
 
網站首頁 制報道 法律篇 財經法規篇 地方法規篇 國際條約篇 案例匯編 法律英文版 法制課堂 會員注冊 聯系我們 福建法學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案例匯編>>海事法案例 >> 文章內容
原告羅昌波、鄭彩云、歐秋蘭、羅雨欣與被告朱海林、徐道友船舶修理人身傷亡損害賠償糾紛一案判決書
雙擊自動滾屏 文章來源:網上轉載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01-7-28   閱讀:15559

 

案件分類: 海事
裁判時間: 2002-11-02
受理單位: 寧波海事法院
裁判文書類型: 民事判決書
裁判文書字號: (2002)甬海事初字第71號
審判程序: 一審

  原告羅昌波(系羅幫群之父),男,1942年1月31日出生,漢族,漁民,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街居10組32戶。

  原告鄭彩云(系羅幫群之母),女,1948年10月12日出生,漢族,農民,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街居10組32戶。

  原告歐秋蘭(系羅幫群之妻),女,1971年7月15日出生,漢族,農民,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街居10組32戶。

  原告羅雨欣(系羅幫群之女),女,2001年4月18日出生,漢族,農民,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街居10組32戶。

  法定代理人歐秋蘭,女,1971年7月15日出生,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街居10組32戶。

  上述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代理)趙小冬、何美玲,浙江利群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朱海林,男,1969年3月12日出生,漢族,漁民,住所地臺州市椒江區葭芷東浦沿岸路1號。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代理)項毅敏、楊軍,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徐道友,男,1964年8月17日出生,漢族,農民,住所地臺州市路橋區蓬街鎮新中村7組16戶。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代理)陳建華,男,1962年11月10日出生,漢族,住所地臺州市黃巖區城關學前店。

  原告羅昌波、鄭彩云、歐秋蘭、羅雨欣與被告朱海林、徐道友船舶修理人身傷亡損害賠償糾紛一案,原告于2002年8月15日向本院起訴被告朱海林,本院于8月16日受理后,依法指定獨任審判員。原告于2002年8月27日向本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要求扣押被告所屬的“浙臨機316”船及其所有的財產,本院裁定準許原告的申請,并已實施對該船的扣押,后經原告同意轉為活扣。2002年9月11日,被告朱海林申請追加徐道友為本案的共同被告,經本院同意已依法追加。原告羅昌波、鄭彩云及四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趙小冬、何美玲,被告朱海林及其委托代理人項毅敏、楊軍,被告徐道友及其委托代理人陳建華到庭參加訴訟。

  原告羅昌波等四人訴稱,死者羅幫群系原告家屬,生前受被告朱海林臨時聘用為其所有的“浙臨機316”船當修理工。羅幫群在船上電焊作業時,觸電傷亡。四原告要求被告賠償死亡補償費144160元,被撫養人生活費119925元,誤工費540元,交通費300元,食宿費810元,醫藥費89.6元,喪葬費2889元,冰尸費1500元,精神損失費30000元;扣除已支付的30000元,合計為270523.60元。

  原告為支持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供證據9份:1、原告身份證;2、原告出生證明;3、病人死亡通知書,證明羅幫群死亡原因系電擊傷致心跳驟停而死亡;4、賠償協議書;5、醫藥費發票;6、喪葬費發票;7、食宿費票據;8、“浙臨機316”船登記所有人系被告朱海林的情況說明;9、常住人口登記簿。

  被告朱海林辯稱,其非真正的雇主,死者系被告徐道友雇用,且事故原因是徐道友提供的電焊機電線外露所致,應由徐道友承擔賠償責任。死者與朱海林是加工承攬關系,對原告自己過錯造成的人身傷亡不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出于人道主義,我們愿意適當補償。

  被告朱海林為支持其抗辯,向本院提供證據證據4份:1、電焊機及電線的照片;2、椒江區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關于“2002.7.27”事故情況的說明,認為有以下三點原因:“一、羅幫群操作使用的電焊機,接頭部門有明顯的銅絲外露。二、羅幫群沒有電焊操作證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特種行業操作證,且思想麻痹,沒有按作業規定采取安全防護措施。三、船主安全意識淡薄,沒有審查死者的特種行業操作證。”3、海門邊防派出所和椒江區安會辦分別對尹禮富的有關事故情況的詢問筆錄;4、被告朱海林的委托代理人分別對陳德順、陳學富有關事故情況的調查筆錄。

  被告徐道友辯稱,死者經被告朱海林臨時聘用在船上工作是事實,兩者的雇用關系成立。雇工在工作中造成死亡的,應該由雇主承擔民事責任。死者與徐道友不存在雇用關系,也不存在侵權的法律關系。徐道友對原告不承擔賠償責任。被告朱海林申請追加徐道友為共同被告,于情于理不符。

  經當庭質證,原告提供的9份證據,兩被告均無異議,本院予以認定。對被告朱海林提供的證據,原告沒有具體的質證意見。被告徐道友認為,照片拍攝的主體和時間不清,不能作為本案的證據使用。本院認為,被告朱海林不能有效證明照片拍攝的主體和時間,與本案缺乏關聯性,被告徐道友的對此的抗辯有理,對該份證據不予認定。椒江區安委會的事故情況說明,被告徐道友對該證據本身沒有異議,但認為其內容并沒有明確事故是如何發生的。本院對該證據予以認定,但證據所反映的事實還應結合其他事實予以綜合認定。對于詢問筆錄和調查筆錄,各方當事人意見不完全一致。由于被詢問和被調查的證人沒有到庭作證,本院對意見統一的部分內容予以認定,對意見不一部分結合其他事實綜合予以認定。

  經審理本院認定,原告羅昌波、鄭彩云、歐秋蘭、羅雨欣,系死者羅幫群的法定第一序位繼承人。原告羅昌波和鄭彩云共有三子女,包括羅幫群。“浙臨機316”船登記所有人為被告朱海林,尹禮富系該船的內部合伙人。2002年7月26日,羅幫群因尹禮富的要求,開始為“浙臨機316”船臨時修補船體破洞,約定工資為每天八、九十元。7月27日上午7時許,羅幫群在竹排上對船體進行電焊作業時,因觸電摔下竹排,經臺州市中醫院搶救無效而傷亡,診斷證明羅幫群死亡原因系電擊傷致心跳驟停而死亡。作業用的電焊機,接頭部分銅絲有外露。電焊機系被告徐道友所有,存放在修船廠的小屋內,是羅幫群和“浙臨機316”船一名船員去搬運來的。對此,被告徐道友是知情的。此前,羅幫群曾為被告徐道友雇用,從事其他船舶修理的電焊作業。電焊作業系特種行業,應持有電焊操作證才可從事電焊作業。羅幫群生前沒有取得相應的電焊作業證。被告朱海林作為雇主,也沒有盡到相應的安全防范措施,保護雇工的人身安全。事故發生后,羅昌波與朱海林、尹禮富于2002年7月31日就羅幫群死亡的賠償費等問題達成協議,由后者先予支付3萬元,并將5萬元現金存入銀行,具體賠償數額雙方另行協商。協議達成后,原告羅昌波已實際收取了3萬元,但對于賠償金額雙方協商不成,原告訴至法院。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

[1] [2]  下一頁


【 字體: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本文的地址是: http://www.eoktef.live/onews.asp?id=23098  轉載請注明出處!
意見簿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標志說明 
合作聯系:0591-28858502 網站合作聯系 本站聯系方式不接受法律咨詢。
法律法規資訊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1010190號  制作:孤巖設計工作室

網絡支持:哈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email protected] www.eokte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oktef.live www.Law114.cn www.eoktef.live.cn www.86148.cn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